笔下文学玄幻魔法武侠修真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军事网游竟技科幻灵异耽美小说同人小说其他类型全本

笔下文学->现代都市->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 最新12章阅读
作者:难掩月色 下载: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TXT
收藏到QQ书签 | 添加到百度搜藏 | 添加到雅虎收藏 | 添加到本地收藏
结局篇 第三章 季如风被带走 结局篇 第四章 方如画被抓 结局篇 第五章 冷逸轩奄奄一息 结局篇 第六章 寻找他的血亲
结局篇 第七章 新的继承人 结局篇 第八章 这是一个圈套 结局篇 第九章 见面 结局篇 第十章 一刀两断
结局篇 第十一章 打断骨头连着筋 结局篇 第十二章 你是听谁说的? 结局篇 第十三章 温乔是婶婶? 结局篇 第十四章 好久不见(全文完)
结局篇 第三章 季如风被带走
    冷逸轩下意识摸了摸口袋。

    冷逸轩抬头望向方如画,和旁边被绑着的温乔,温乔嘴巴被贴住了,不停的向着冷逸轩摇头。

    温乔昨天从昏迷中醒来,是在一间老房子里,看到的是两个黑衣人。

    那时候的温乔嘴巴还没有被封住。但是手脚却被捆住了。

    温乔不停试探着问着那两个人消息,其中一个像是被她问烦了,出去就打了个电话,回来之后恶狠狠的盯着温乔,警告她如果在磨磨唧唧,就扇她。

    温乔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安静下来了,心里还在猜测是谁要绑架她。

    别说,这两个绑匪还给她送了晚饭,虽然很难吃,但也没饿着她。

    温乔透过那年头很久的窗户,看见外面的天黑的不像话了。猜测可能已经很晚了,就在温乔以为自己套不出来是谁绑架了她的时候,方如画出现了。

    温乔见到方如画是错愕的,她没想到方如画胆子那么大。

    好在方如画并没有太过为难她,只是对着她冷嘲热讽了半天,扯着她的脸,阴阳怪气了半天,温乔觉得方如画有些不正常了。

    温乔想要回嘴,结果被方如画把嘴巴封住了,昨天晚上,温乔和方如画睡在一起。方如画睡在床上,把温乔扔在了靠着床尾的地上。

    还是一个绑匪看温乔可怜,随手给温乔披了一个毯子,可温乔却是一整晚都没睡着,心里着急着。

    第二天直到下午,方如画都没有给温乔一口水喝,一口饭吃,那家房子前面就是这个废弃的工厂。

    温乔被丢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冷逸轩一个人走了进来。

    当温乔听到方如画让冷逸轩自残的时候,她更是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方如画。

    温乔随后对着下面的冷逸轩死命的摇着头。

    冷逸轩看着温乔的眼神,用眼神无声的安抚着他。

    随后,冷逸轩盯着方如画。

    “怎么,考虑的怎么样?”方如画看冷逸轩盯着她看,出声问道。

    “可以,是不是这样,你就能放了温乔?”

    冷逸轩沉声,反问道。

    “当然。”方如画勾起一抹微笑来。

    “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冷逸轩又紧接着问道。

    “什么问题?”方如画下意识皱了皱眉。

    “季如风,是你是你指使人杀害的?”冷逸轩抬头认真的问道。

    “没错,就是我,谁让他不长眼,死了也活该。”方如画咬了咬牙说道。

    冷逸轩听到这话,又是下意识摸了摸口袋。

    “行,问题你也问完了,该你了吧。只要自残给我看,没准我心情好,就放了温乔。”

    方如画又突然露出微笑来。她随手扔了一把刀,那把刀正正好好落在了冷逸轩的前面。

    “希望你能够遵守诺言。”冷逸轩看了方如画一眼,说道。

    冷逸轩弯下腰,捡起那把刀,无视了温乔看向他的目光,和摇晃的脑袋。

    冷逸轩拿着刀狠狠刺向了自己的身体……

    另一边。

    季如风坐立不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早在冷逸轩去的时候,就给他打好招呼了。

    现在,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冷逸轩还没有来消息。季如风心里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

    季如风又看了看时间,更是忍不下去了,转身拿起外套就要走。

    季如风胳膊突然被钳制住了。

    季如风看着拉着他胳膊的周以柔。

    “你要去哪里?要去救温乔和冷逸轩。”周以柔沉声问道。

    “乔乔很危险。我要去救她。”季如风回答道。

    “你不能牵扯进去,你答应我的。”周以柔着急的说道。

    季如风抿了抿嘴巴。

    周以柔给季如风安排这个身份的时候,明确跟季如风说过,他可以去帝都第一大学临时教学代课,但是因为身份是虚假的,季如风出了能看看温乔,不能做更多的事。

    除了临时的代课以外,不能干涉任何事情,更不能掺和温乔的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司安就是季如风。

    季如风让冷逸轩和温乔都知道了,司安就是季如风的事情,已经算的上是违反约定,现在还要掺和进去。

    “对不起。”季如风突然说了这句话。

    周以柔以为季如风听话了,发现了拉着季如风的手,刚要松一口气。

    “我必须要去。乔乔有危险,我不能就这么坐视不管。”

    季如风摇了摇头,歉意的看着周以柔。

    “你如果现在去,今天我就让人把你送走。”看着季如风还要往外走的背影,周以柔有些气急的喊道。

    “就算今天走,我也要确保乔乔安全,才能走。”季如风的身子停顿了一下,然后坚定的说道。

    季如风打开门,准备要出去。

    “等一下。”周以柔喊道。

    周以柔拉着季如风扯进房间。

    季如风抿着嘴巴看着周以柔。

    周以柔看着季如风这个样子,一时无言,叹了口气。

    “你要走,可以,记得在要到哪里的时候报警,你一个人搞不定,我这里有两个人,你带着,关键时刻能帮你。”周以柔妥协的说道。

    “嗯。”季如风点点头。

    “不过。我跟你们一起去,等事情办好,你就要跟我走,我让你把你送走,你还是要走。”周以柔话锋一转说道。

    “好。”季如风沉声答应下来。

    季如风和周以柔带着几个人到了那个废弃工厂的左右。

    季如风拿着手机,打了110报警,等电话打完。

    季如风就带着其中两个人,从绕道,从背后进入了废弃的工厂。

    一进工厂,季如风的眼睛顿时紧缩了一下,他不由得吸了一口气。

    架子上面,方如画和两个绑匪在一起,旁边的温乔被绑着,温乔脸上满是泪痕,不停的挣扎着,两个绑匪之中的其中一个,按着温乔,以防她乱动。

    架子下面不远处,冷逸轩跪在地上,他身上的白衬衫全是血迹,地面上也都是血水。

    季如风咬了咬,带着人准备从后方偷袭方如画和两个绑匪。

    “呵呵呵哈哈哈哈。”方如画笑的开心极了。

    冷逸轩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冷眼瞧着方如画,冷逸轩一只手支撑着地面,嘴唇雪白雪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你笑什么?”冷逸轩哑着嗓子,冷声问了一句。

    “笑你可怜,笑你可悲,冷逸轩,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多香一条丧家犬,还真是可怜。”说着,方如画又笑了起来。

    “你这么爱温乔啊。冷逸轩,你们一个个高高在上,还不是要在我手底下卑微祈求,多下贱啊。可惜了,应该怕你们俩自相残杀的。”方如画啧啧啧了几句。

    “疯子。”冷逸轩冷冷吐出几句。

    冷逸轩又低下头来,努力的眨了眨眼睛,他现在眼睛犯黑,身子摇摇欲坠。

    “我是疯子,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我得不到的东西,就应该毁了。”方如画嘲讽道。

    方如画脸色狰狞,可怖极了。

    “我按你说的做了,你什么时候放了温乔?”冷逸轩强撑着身体,语气渐渐弱了下来,

    “放了她,怎么可能。我就随便说说,你也信。”方如画扬起笑容来,惊讶的捂着嘴巴说道。

    “你?!”冷逸轩立马急了,想要起身,结果还没起来,又栽了下去。

    冷逸轩抬头还要说些什么,就看见了季如风和几个人在方如画他们身后,冷逸轩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方如画疑惑的看着冷逸轩,都这个样子,还在笑什么。

    没等方如画反应过来她后勃颈就一阵刺痛,眼睛一黑就晕了过去。

    季如风站在方如画身后,其他两个跟他一起来的人也很快将那两个绑匪制服住了。

    季如风连忙去撕开温乔贴住嘴巴的胶带,用刀子割开绑住温乔的绳子。

    “快去看冷逸轩,不要管我。”温乔喊道,她声音嘶哑,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

    温乔现在走不动,她被绑的时间太长了,手脚不能活动开来。

    季如风听到这话就放开了温乔,连忙跑下去去看冷逸轩。

    “我录了音,在我口袋。”冷逸轩看着温乔安全了,总算是放心下来,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告诉了季如风。

    冷逸轩来之前就拿了跟录音笔,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来了。

    说完这句话,冷逸轩眼睛一沉,就闭了上眼睛,昏迷过去。

    季如风摸着冷逸轩的口袋,果然发现了录音笔。

    季如风想把冷逸轩扶到一边,又不敢动手,怕影响了冷逸轩,会对冷逸轩造成二次伤害。

    正在季如风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周以柔又出现了。

    “警察马上就要来了,马上跟我走。”周以柔走到季如风身边,低声说着。

    周以柔抱着温乔,她刚刚给温乔来了一下子,温乔又昏迷过去了。

    “可是……”季如风还想说些什么。

    “没有可是,把录音笔放好,现在立马跟我走,你如果现在不走,等警察来了,就说不清楚了。”周以柔打断了季如风的话,拒绝了季如风。

    看着季如风还在犹豫不决的模样,周以柔给旁边一起来的保镖使了使眼色,保镖当即明白,立马给季如风来了一下。

    季如风就这样被带走了。
结局篇 第四章 方如画被抓
    警察很快就到了。

    现场所有人都在昏迷当中。方如画也被抓回了警察局?

    这次带队的是林警官,他是被特别任命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从接到报警电话,确认这次绑架事件竟然和冷家,方家有关。

    报警人打电话说,这次被绑架的是冷家的小孙女,警察局就特别任命林警官为这次营救事件带队,务必处理好这次的事情,半张人员安全。

    林警官带着人冲进来的时候,废旧工厂里躺了一地人,他一时都以为自己是走错了地方。

    很快,他就看见了冷逸轩全身都是血,林警官立马叫医护人员赶紧送往医院,还在冷逸轩的旁边发现了温乔,也是昏迷的。

    林警官几人看了一下,除了冷逸轩,其他几人都没有收到伤害,只是暂时昏迷过去了。

    而林警官还在冷逸轩身体附近发现了一个录音笔,一想事情不正常。

    林警官让人把冷逸轩送到医院,其余的人都带到了警察局。

    方如画绑匪几人,连带着温乔都被带进警察局,分别关押起来。

    通过照片,技警察局的人认出来来了在医院的就是冷家的现任当家人,冷逸轩。绑架人据说是冷逸轩的未婚妻,而被绑架的则是冷家的小孙女,收养的孩子,冷逸轩的侄女。

    这个人物关系,让警察局几人一时大跌眼镜,这关系也太混乱了吧。

    而被送去医院的冷逸轩,此时还情况不明,看冷逸轩身上的伤痕,警察局的几人不禁开始提心吊胆起来,那可是冷家的当家人啊,万一出了啥事,可不好解决。

    警察局当即决定又派了几个人去医院守着。以防万一。

    至于那个录音笔,最终作为证据,播放了出来。林警官一行人听到了录音笔的录音,一时大为震惊。

    这还不单单是个绑架案,还有谋杀案,以及方如画公司挪用公司资金,偷税漏税等,这一桩桩下来,几人都屏住了呼吸。这案子也太大了吧。

    竟然还涉及到几个月前那场场面颇大的车祸事件,这方如画……真的是有来头啊。

    警察局的几人不禁咂舌,这方如画也太狠了吧,这个女人,不仅绑架未婚夫的侄女,还让未婚夫自残,要钱不够,还要害命,真是谋财害命两不误啊。

    可光有录音笔还是不够,警察局当即分工合作,又分别派出人员去调查。

    派出去的人还没走多久,白淼淼就到了警察局,说是告发方如画谋杀,谋杀季如风。

    录音笔里,方如画已经承认了对季如风的车祸事情,是她做的。

    而今白淼淼也拿出录音笔,说她是有次想让找方如画帮忙,不小心听到的。

    这次,更是多方面证据都证明了方如画的确犯了罪,指使人在季如风的车子和过路的栏杆做手段,致使季如风丧命。

    方如画的公司,不断挪用公司的钱财,甚至偷税露税,致使公司成为一个空壳子。

    这次,方如画更是犯了绑架罪,绑架温乔,索要金钱,甚至还想要谋财害命,一桩桩都是罪啊。

    证据在前,警察局几人不禁感叹着这豪门贵圈真乱啊。

    这方如画不仅是方家小姐,可还是娱乐圈的当红小花,如今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其心可诛啊。

    虽然已经确定方如画的罪行了,但是按流程还是要走一下,询问一下。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他们到的时候,绑匪和方如画都晕了过去,还有,打电话报警的是谁。

    警察查过那个打电话来报警的号码,可是号码显示是空号,而且声音是通过变声器的,这次还有一些疑问没有解答。

    没多会,就有人来告诉,那两个绑匪已经先醒过来了。

    监控室里,两个绑匪紧张的坐在那里。

    林警官几人进去。

    “希望你们能如是交代。”林警官坐了下来。

    “警……警官。”其中一个绑匪喊道。

    “如是交代什么?我们就是路过。”另一个绑匪还在犟嘴,否认自己的罪行。

    “知道绑架判几年吗?”林警官说道。

    “警官……我们可还是学生啊,坐牢,以后就毁了啊。”

    绑匪喊道。

    这两个绑匪年龄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

    林警官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

    “知道了毁了,还去当绑匪。”林警官忍不住说道。

    这么大,还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就敢去绑架,担心以后,那为什么还要干出来这种事。

    “警官,我们老是交代会不会从轻发落。”那个个子矮的绑匪问道。

    “如是交代,表现良好,是有机会的。”林警官点点头。

    这两个绑匪对视一眼,还是决定如实交代。

    两个人老老实实的全部交代了。

    这两个人是一所学校的,平时花钱大手大脚,没钱了就到处借钱,还经常不罐,这次不少人来催债,他们又拿不出来那么多钱,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两个人情急之下,就去赌博了,哪里能想到,又是赔进去一大笔钱,差点连人都没了。

    方如画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方如画把他们从赌场人的手里带了出来,让他们俩去绑一个人,还说事成之后,会分给他们一大笔钱。

    这两个两个人一开始还很怂,不敢答应下来,可是架不住他们欠的钱太多了,赌场还在找他们要钱,要是不能再规定时间还钱,那下场可是不敢想象。

    这两个人禁不住诱惑,答应下来,就把温乔绑架了,这两个还交代。他们啥都没做,就是绑了人。

    他们两个还说,本来以为钱到手,人就放了就行了,哪里想到方如画这么狠,还想要人家姓名,从方如画让冷逸轩自残的时候,这两个就觉得不好。

    但是耐不住,他们两个已经上了贼船,不能下了,也就眼睁睁的看着冷逸轩为了救温乔而自残。

    至于为什么会晕倒,这两个人也表示不太清楚,只觉得后脖颈一阵刺痛,人就没了意识,在醒来就已经是到警察局了。

    林警官听他们交代完了,看了眼旁边的警察,警察点点头,表示都已经记录下来,才走了出去。

    看着那一摞绑匪交代,坦白清楚的证据。还有林警官上交的两个录音,白佳璐的笔录。警察局局长黑了脸,严令林警官把那个方如画查清楚。

    方如画终于还是醒了,以防万一,方如画和温乔是分开看管的。

    温乔不能说是看管,只是还没醒,就给了房间,暂时让她休息,看样子,温乔也是精疲力尽,正好让温乔好好休息。

    林警官深呼了一口气,走进了关押方如画的房间。

    让林警官意外的是,方如画很冷静,不哭不闹,甚至不紧张,很平静的坐在那里等着他。就好像接下来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一样。

    刚才那两个绑匪可是一开始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说话磕磕巴巴,眼神飘忽。

    而现在的方如画,却异常的冷静,就好像这次的绑架事件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方如画。”林警官叫了方如画,坐在了座位上。

    方如画平静的看了眼林警官,没什么反应。

    “你的两个绑匪同伙已经认罪了,是你绑架了温乔对吧。”林警官问道。

    “是我。”方如画很平静的承认了。

    这下林警官更惊讶了竟然这么痛快的承认了。

    “那季如风的车祸事件,也是你做的。”林警官又问道。

    “是我做的,是我在他的车上,还有路上做了手脚,然后,她就被炸的粉身碎骨了。”方如画轻飘飘的承认下来。

    “那你公司……”林警官又说道。

    “也是我做的,我都承认,您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方如画痛快的承认下来,又勾起嘴角反问道。

    方如画从警察局醒来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事情已经都暴露了。

    就算方如画不承认,也有证据,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方如画冷笑着,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方如画怨气颇大,她是她父亲原配的孩子,可是从小就不受父亲待见。她母亲虽然是正大光明娶回去的,可她父亲是个私生子。

    方如画父亲不是很得方家老爷子喜欢,连带着方如画也不是很喜欢,方世安因为不喜欢他母亲,对她这一位唯一的婚生子也不待见。方如画从小受尽了冷眼。

    方如画好不容易得到了方家老爷子的喜欢,总算是在她父亲面前有点完,也总算是在方家有了地位。

    可是那又怎么样,老爷子再喜欢她,还是更喜欢他那个婚生子儿子方家正经继承人的儿子方以镜罢了。

    方如画觉得老爷子对她的好,就是拿她当个逗乐的玩意罢了。

    不仅如此,方如画的父亲还拖方如画的后腿,有那么一个贪得无厌的父亲,懦弱的母亲,方如画一直再给方世安收拾后续,擦屁股罢了,从来都不为她考虑。

    在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方如画成为了冷逸轩的未婚妻,多有面子,她的事业蒸蒸日上。

    可是……都怪冷逸轩。都怪温乔……如果不是他们……
结局篇 第五章 冷逸轩奄奄一息
    方如画眼神冰冷。

    早该想到会这一天的,方如画无所谓笑了笑,不过,看冷逸轩身上的伤,怕是凶多吉少了。

    就是温乔,便宜她了。方如画眼神闪过了一丝可惜。

    “就是数,你现在都认罪。”林警官最后问道。

    “是,我都认。”方如画平淡说道。

    林警官叹了一口气,完成了任务了,他也要出去了。

    “等一下,冷逸轩怎么样?”方如画盯着林警官问道。

    “送去医院了,应该不会有事,你放心。”

    林警官以为方如画还有点心,还知道担心冷逸轩,还安慰了一句。

    “我担心他?他没事?我巴不得他有事,我巴不得冷逸轩赶紧死,他怎么还不死。”方如画笑了起来,显然是对林警官的话感到好笑。

    “你不是他未婚妻吗?”一个女警官不明白的问。

    冷逸轩的未婚妻,又是豪门大小姐,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

    “未婚妻?他又不爱我,他和温乔就是一对狗男女,我巴不得他们俩去死呢。冷逸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未婚夫,他根本就看不上我,他自己不过就是个私生子罢了,嗤,不过是命好罢了。一个私生子。”方如画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讽刺笑的喊道。

    女警官顿时觉得贵圈真乱,又感叹了方如画着实有些疯。

    林警官这下去上交笔录,方如画的罪行算是定下来的,到时候就看判多少年,关监狱了,亲口承认下来,自然没有什么可以回旋的余地。

    林警官几人感慨着方如画明明是个大小姐,大明星,有钱有势,非想不开做这种事情,坏心啊,顺风顺水不满意,非要搭上未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又只剩下方如画一个人。

    房间里有些暗,方如画低着头,捂着脸,又哭又笑起来。着实有点吓人。

    方如画是有些看不上冷逸轩的,一个私生子,不过是运气好,被冷家那位老太太带了回去,要是他父亲原配原本就有婚生子,哪里轮的到这个私生子,不过是命好罢了。

    可冷逸轩确实优秀,冷逸轩成为方如画未婚妻,让方如画更是多了不少的羡慕嫉妒,那些平时看不上她的富家小姐,都纷纷露出羡慕的目光。

    更何况和冷逸轩在一起,只会有利,可是令方如画没想到的是冷逸轩根本不喜欢她,这令方如画大失颜面,她长这么漂亮,聪明,冷逸轩凭什么不喜欢他。

    后来,温乔出现了,冷逸轩看温乔的眼神,冷逸轩和温乔的关系,都让方如画恶心,方如画她不相信,她竟然会输给这么一个小屁孩。

    凭什么,一个收养来的孩子,处处着人喜欢,顺风顺水,她就要忍受爹不疼娘不爱,还要给那样的父亲擦屁股。她温乔什么都不干,就能拥有冷逸轩的疼爱。季如风对温乔更是衷心。

    凭什么,方如画越发的不甘心,她的人生都是争抢来的,她努力讨人喜欢,凭什么温乔什么都不做,就能让人喜欢。

    朋友,曾经方如画也是有朋友的,可是她嫉妒她的朋友,嫉妒她众星捧月,谁都喜欢她,所以方如画年少时设计夺走了她朋友的男朋友,后来那个女孩看清楚她,和她分道扬镳,甚至是见面就会嘲讽她。

    后来那个女孩出国了,再回来,方如画就是冷逸轩的未婚妻了,方如画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也曾有过恍惚。

    方如画恍惚的想着,当初那个朋友也是处处都想着她,为这她好,为她出头,她们也曾经一起玩乐,打闹,也曾经说着要做最好的朋友一辈子。

    方如画张了张嘴,眼泪滑过脸颊,她捂着嘴巴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又哭又笑。很是滑稽,她本来就没有休息好,头发乱糟糟的,脸色苍白。这么又哭又笑的,倒是有点活像个小疯子。

    都是他们的错,她才没错,方如画这般想着,又疯子似的笑了起来。

    林警官他们在外边一阵唏嘘,真是,好好的事情不号,非要搞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自作孽,不可活啊。

    “林警官,温乔醒了。”一个女警官过来告诉林警官。

    “咱们去看看。”林警官一听,连忙走了过去。

    温乔脸色苍白,刚刚喝了口水,现在还是无力的模样。

    “冷逸轩呢?!”温乔看到林警官连忙问道。

    “您别着急,冷总已经送去医院救治了,事情我们都差清楚了,方如画会收到她应有的惩罚,但是按照流程,您还是要留下记录一下笔录。”

    温乔无奈之下,还是答应下来,尽管温乔现在依旧心急如焚。

    温乔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做完笔录,温乔就要赶去医院。

    林警官看温乔这么虚弱,又派了一个女警察送温乔到医院。

    温乔到医院的时候,林助理已经在那里等了半天了。

    “林助理。”温乔喊道。

    “温乔小姐。”林助理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听到声音,连忙站了起来。

    “冷逸轩他怎么样了。”温乔着急的问道。

    “还在手术室。”林助理低声回答道。

    冷逸轩身上身中三刀,都是按照方如画的命令捅的,三刀刀刀要害,如今送去急诊室,又送往手术台,已经一段时间了,可还是没有出来。

    林助理有些担忧,林助理来之前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的事情,而冷逸轩被送往医院的事情,各大媒体恐怕都知道了,公司那是忙的不可开交,不断的在压新闻。

    林助理还让人管好嘴巴,瞒住冷家老太太,老太太年龄大了,年轻时候丧夫,人到中年,又没了儿子儿媳妇。

    如今孙子又成这样,无论结果,都不能让冷家老太太先知道了。怕这个关键时刻,冷家老太太年龄大了,一时间承受不住,倒了下去。

    林助理吩咐安排好了,就在这里安心的等待着冷逸轩,如今这种情况,就只能祈求冷逸轩可千万别有事才好。

    林助理万分紧张,祈祷着冷逸轩可千万别有事。

    温乔听到这话,不在询问,嘴巴抿紧,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一直等待着冷逸轩的结果。

    温乔双手紧握,嘴巴抿紧,眼神一直在盯着手术室的门口,温乔心中得不安越发的明显,神情越发紧张。

    “冷逸轩……”温乔心里默念着,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自残,就为了救她吗,冷逸轩,怎么这么傻啊。

    “叮。”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

    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坑医院怎么样。”温乔和林助理看到医生走了出来,连忙冲上前去,着急的问道。

    “需要家属签个字。”医生出声说道。

    “什么意思?!”温乔尖声问道。

    “病人现在很危险,伤到了要害,很可能有生命危险,如果……”

    医生欲言又止,又摇了摇头。

    温乔顿时呆住了。

    “如果不签……”林助理疑惑问道。

    “如果不签,可能不久就会,签了还有一线希望……如果真的出事了,医院……”

    林助理这是明白了,冷逸轩恐怕是真的伤的太重,医生也是怕……林助理叹了口气。

    温乔抿抿嘴巴,终于是妥协了。

    “我签,医生,请你一定要救好他。”温乔低声说道。

    手术室外面的时间实在是太难熬了,太长了,温乔本来就身体虚弱下来,这次又没有吃饭,还被绑着,情绪一时有些激动,脸色更加苍白了。

    “温乔小姐,要不您先休息一下。”林助理看着温乔越发苍白的脸问道。

    “不用,我没事。”温乔摇了摇头,逞强的说道。

    林助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不再说些什么。

    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了。这次医生推着冷逸轩出来了。

    温乔和林助理连忙跟上。冷逸轩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

    主治医生将温乔二人拦了下来。

    “医生,他怎么样。”温乔着急的问道。

    “情况不太友好。”医生抿抿嘴巴。

    “什么意思。”温乔忍不住问道,什么叫情况不太友好。

    “病人伤的太严重了,勉强救了回来,现在就看后续了,而且,这个求生意识不太强。很有可能突发意外情况需要二十四小时看护,撑过这几天,就没事,如今,冷先生,冷逸轩命悬一线,有很大的意外发生,只要撑过这几天,就没事的。”

    主治医生如此说着,有安慰了温乔。

    医生说完这话,温乔嘴巴张起,眼神有些空洞,命悬一线,二十四小时看护,冷逸轩……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等把冷逸轩安排好,林助理让温乔去看看冷逸轩。林助理去交住院费,处理后续事情。

    温乔现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久久不敢开门进去。

    温乔一时有些害怕,她不敢去看,冷逸轩躺在那里,温乔胆怯着。

    温乔久久没有动,她握紧了拳头,还是走了进去。

    重症监护室,冷逸轩安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温乔看到的时候,一时忍不住,眼眶就红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冷逸轩,你千万不要有事,你醒来,你不要出事好不好。

    温乔坐在床边,看着冷逸轩,忍不住眼泪掉下来。

    温乔鼻子红红的,想起来冷逸轩是为了她才变成这个样子,一时又有些难受起来。温乔嘴唇轻轻咬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又抹了抹眼泪。
结局篇 第六章 寻找他的血亲
接连几日的天气都是十分恶劣,彼时大雨倾盆,洗刷了地面上的尘埃。

    窗户上的镜子愈发干净了起来。

    温乔面容憔悴,坐在重病室外面的椅子上。

    她身穿一件针织白色小衬衫,下面是一条半身裙,月牙色带着一些灰。

    就如同她的心情一般。

    “嘎达。”

    温乔瞬间抬起了自己的头。

    她连忙起身走了过去。

    面前的医生戴着口罩,见温乔如此眼眸闪动。

    “医生,他..还是没有恢复的迹象吗?”

    温乔有些紧张地问道,双手不禁攥紧。

    长长的睫毛最终垂落。

    像是......
结局篇 第七章 新的继承人
她为什么要把冷家给自己。

    明明..她也不是冷家的人。

    这一刻温乔陷入了迷茫之中,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成立。

    慕容庭当初得到这份文件的时候也很惊讶,在这期间他也考虑了很多。

    但是都不能获得真正的答案。

    难不成温乔和冷家还有着别的关系?

    这一点他就不得而知了。

    男人看了一眼温乔,对方也是一头雾水。

    “那我应该回应她吗?”

    温乔有些不确定地开口说道。

    自己总不能平白无故地接受了这些东西还不跟人家打声招呼什么的吧。

    那样子......
结局篇 第八章 这是一个圈套
见着季如风如此惊愕的表情,温乔不解。

    “怎么了吗?”

    季如风脸色铁青。

    他径直走到了温乔的跟前。

    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你呢?答应了吗?”

    温乔的嘴唇哆嗦了一下。

    她是第一次看见季如风这样。

    “还..没有。”

    季如风审视般地看着温乔。

    “你确定?”

    温乔显然被吓到了。

    宛如一个鹌鹑一样。

    再次点了点脑袋。

    季如风陷入了沉思。

    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了。

    之前宣布冷老太太出来主持局面。

    很多人不禁唏嘘。

    那些不知道冷老太太当年手段的人,可......
结局篇 第九章 见面
三天后。

    温乔如期而至地来到了医院。

    “你好,请问是李小姐吗?”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护士,她小声问道,说完之后又看了看四周有没有人。

    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这才放心下来。

    她瞧着温乔。

    眼前的女人带着一个口罩和鸭舌帽。

    根本看不出她的样子,只能看见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

    温乔点了点头。

    她并不打算说话。

    这样让自己的身份暴露的可能性有些大。

    虽然说对方已经签订了保密协议,但是还是小心为上。

    温乔这样想确实没有错。

    因为已经有人开......
结局篇 第十章 一刀两断
柔风缓缓吹进室内,白色的帘子被吹起,形成一个勾勒的弧度。

    男人额前的黑色碎发也有些飘动。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将吹起的碎发抚平。

    那只手干枯瘦弱。

    像是老人病入膏肓后,撒手人间的手。

    温乔的心像是被戳了一下。

    有些疼。

    细细麻麻的感觉涌上心头。

    温乔咬住自己的下唇。

    一直在告诉自己。

    你不能心软了,之前的教训还不够吗?

    况且你已经怀上了对方的孩子。

    尽管手段有些不光彩,但是这个孩子注定是要生下来的。

    这样自己就可以偿还一切了......
结局篇 第十一章 打断骨头连着筋
季阿姨抿嘴一笑。

    这一举动温乔直接炸了毛。

    就算是季如风的母亲..

    她也有些不开心。

    “阿姨,你为什么要笑?”

    温乔闷闷不乐地说道,眼里带着责怪。

    季阿姨完全是把对方当做了自己的女儿。

    “乔乔,有的时候你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一下。”

    考虑?

    ..

    温乔突然不说话了。

    季阿姨自己不清楚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年轻的时候,自己何尝不是这样。

    怀上了如风之后,就想把这个孩子交给对方,然后一刀两断,潇洒走人。

    但是血肉亲缘是改变不了的......
结局篇 第十二章 你是听谁说的?
整个客厅内充斥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尤其是自家的母亲。

    “您..身体不舒服吗?”

    冷磊小声问道,眼中带着不解。

    自当看见母亲的脸色的时候。

    他的内心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温乔的身份是冷家人的禁忌。

    至于为什么成为禁忌,他就不知道了。

    这无疑又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冷母脸色有些白,眼神躲避。

    “没有,就是..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人的名字的?”

    冷母看向自家儿子的时候,语气上带着几分拷问的味道。

    这..

    冷磊尴尬地干笑了两声。

    表示......
结局篇 第十三章 温乔是婶婶?
“既然你这么强烈的想要展示一下,那我姑且就是让你当我的司机。”

    老太太好冷地说着。

    就算是这样他心里也很开心。

    一会儿就要奶奶惊掉下巴。

    冷磊如此这样想着。

    旁边的秘书有些不赞同。

    “董事长..您。”

    冷老太太闻言不悦。

    “怎么?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跟你商量?”

    这是生气了。

    秘书有些畏惧。

    推了推自己脸上的眼镜,垂着脑袋。

    不再多说一句话。

    自己要是因为无心的话而失去了工作,这就不划算了。

    况且人家不是普通人,就算是自己从这......
结局篇 第十四章 好久不见(全文完)
“您..怎么千里迢迢的过来了?”

    温乔看见门外的老人十分惊谔。

    有一点,是因为自己住的这个地方十分的隐蔽,陌生人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这里。

    更别提丝毫不知道自己消息的老太太。

    难不成自己居住的位置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了吗?

    那..冷逸轩..

    温乔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乔乔,不请我这个老太太进去坐坐吗?”

    老太太颇有些疲惫地开口说道。

    脸上还带着一些汗珠。

    “您是一个人过来的吗?”

    老太太闻言心中一愣。

    “这里就我一个老婆子,......

 ** 作者:难掩月色所写的《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为转载作品,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最新章节,而笔下文学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小说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难掩月色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作品《娇妻难驯之拒嫁冷总108次》版权归“难掩月色”或出版社所有,笔下文学(bequmo.com)会员收集整理